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清朝末期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内幕

本站2019-08-192人围观
简介 知县刘锡彤素来和杨乃武有间隙,闻告后,怀疑杨乃武与毕秀姑谋毒,亲率衙役,仵作前往验尸。 时正午刻,死者皮色淡青,肚腹有浮皮疹疱。 仵作沈祥见口鼻内存血水流入眼耳,认作七窍流血,

清朝末期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内幕

  知县刘锡彤素来和杨乃武有间隙,闻告后,怀疑杨乃武与毕秀姑谋毒,亲率衙役,仵作前往验尸。

时正午刻,死者皮色淡青,肚腹有浮皮疹疱。

仵作沈祥见口鼻内存血水流入眼耳,认作七窍流血,用银针探入咽喉有青黑物,认为是服毒致死。

刘锡彤将毕秀姑带回县署审问,供不知情。

次日动刑逼供,一连三拶(挟手指的刑具),毕秀姑受不了严刑逼供,诬称与杨乃武私通,初五日授与砒毒,谋杀亲夫。

  刘锡彤即传杨乃武对质。 杨乃武不认,怒斥知县诬陷。 因杨乃武是新科举人,不便动刑。 刘锡彤遂申请上司请其举人斥革,然后对杨乃武动刑,杨被迫诬服。

刘锡彤认为案情已明,就将验尸结果和审讯情况详报杭州府。   杭州知府陈鲁听信知县之言,对杨乃武滥施酷刑。

杨被迫混供。

说是初三日以毒鼠为名,在仓前钱宝生药铺买红砒四十文,交葛毕氏。

为补齐钱宝生卖砒的旁证材料,刘锡彤回余杭传讯钱宝生核查,钱宝生供称自己名唤钱坦,没有用过钱宝生的名字,爱仁堂是小药铺,没有卖过砒霜。

县衙师爷陈湖对钱宝生威胁利诱,又请任县衙训导的仓前人章浚致函钱宝生,嘱其大胆承认,决不拖累,如不承认,有杨乃武供词为凭,要加重治罪。 钱宝生才作了伪证,出具卖砒文书。

杭州知府陈鲁见证物已经齐全,上报浙江巡抚杨昌睿。

杨昌睿认为案情属实,依原拟谋夫夺妇罪断结,上报刑部批复执行。   杨乃武在狱中写下诉状,由胞姐杨淑英带出,会同其其妻詹彩凤,上京向都察院告状,结果被都察院押送回浙。 第一次京控失败,杨淑英去找杨乃武在杭州的同学吴以同。

当时吴以同在胡雪岩家任西席,正巧兵部右侍郎夏同善丁忧期满回京,途经杭州,胡雪岩为他饯行。

席间,吴以同说到杨乃武的冤案,夏同善答应回京相机进言。   九月,杨淑英与詹彩凤二上北京,夏同善介绍他们遍叩浙籍在京官员30余人,并向刑部投递冤状。

夏同善又联络军机大臣翁同龢,把本案内情面陈两太后。

清廷下谕,派礼部侍郎胡瑞澜为钦差,在杭州复审。 浙江巡抚扬昌睿调宁波知府边葆诚、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心潼随同审理。 审讯时,杨乃武与毕秀姑翻供,即用大刑,把杨乃武两腿夹折、毕秀姑十指拶脱。

杨、毕两人在重刑之下,再次诬服。

  十月十八日,胡瑞澜将案情报刑部,刑部详细研究,发现情节多存不合,奏请朝廷。

又令胡瑞澜重审,谕明不得用刑。

杨乃武拼死翻供。 证人钱宝生已病故,无法定之谳。 十二月,浙江士绅吴以同、汪树屏等三十余人联名上告,请求把人犯押解进京审讯,以释群疑。 夏同善等京官多次在慈禧太后面前为此案说话。 朝廷下旨,责令杨昌睿将此案所有人犯、证人、卷宗、连同葛品连的尸棺押运到京。 刘锡彤也解任同行。

  光绪二年十二月,都察院、大理寺、刑部大审会审,杨乃武自辩案发经过,否认通奸谋毒之事,毕秀姑口呼冤枉,照实直说。 又审问尸亲及证人,提审门丁沈彩泉、仵作沈祥、爱仁堂药铺伙计等人,都供出真情。

接着开棺验尸,确实是病死,并非中毒。 蒙冤三年多的案件最终真相大白。

  二月十六日,清廷下谕,革去刘锡彤余杭县知县职务,从重发往黑龙江赎罪。

杭州知府陈鲁、宁波知府边葆诚、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心潼、锡光草率定案,予以革职。

侍郎胡瑞澜、巡抚杨昌睿玩忽人命,也予以革职.其他人员也以拟罪,仵作沈祥杖八十,徒二年.门丁沈彩泉杖一百,流放三千里.章浚革去训导之职.葛品连之母沈喻氏杖一百,徒四年.毕秀姑不避嫌疑,致招物议,杖八十.杨乃武不遵礼教,革去举人.陈湖因监毙、钱宝生病故,免去刑罚。

  杨毕冤案历经三年又四个月,案情曲折,轰动朝野。

杨乃武出狱后,以养蚕种桑为生,民国3年(1914)患疮疽不治而死,年74岁,墓在余杭镇西门外安山村。

毕秀姑出狱后,在南门外石门塘准提庵为尼,法名慧定。

民国10年(1930)圆寂,年7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