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欧阿峰会的突破、分歧和杂音

本站2019-06-0998人围观
简介 难民问题是首届欧阿峰会的一个重要促成因素,但该问题与阿拉伯地区的安全局势、经济发展状况等息息相关,可谓环环相扣、互为因果,因此峰会并未囿于难民问题,而是扩大到安全、经贸合作、气候变化等各个

欧阿峰会的突破、分歧和杂音

  难民问题是首届欧阿峰会的一个重要促成因素,但该问题与阿拉伯地区的安全局势、经济发展状况等息息相关,可谓环环相扣、互为因果,因此峰会并未囿于难民问题,而是扩大到安全、经贸合作、气候变化等各个领域。 彭姝祎  2019年2月24~25日,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和欧盟数十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及相关机构负责人齐聚埃及红海海滨城市沙姆沙伊赫,召开了首届欧盟-阿盟首脑峰会(欧阿峰会)。 双方宣布将“加强欧阿合作伙伴关系,共同面对地区挑战”,并重点就难民移民、商贸发展、地区安全与稳定、能源安全等议题进行了商谈。

  这是欧阿双方首次开展首脑峰会形式的合作,被形容为“新起点”,“掀开了新篇章”。

有分析人士进一步指出,作为世界上的两大区域性组织,阿盟与欧盟加强沟通对话是未来合作发展的必由之路。

此次峰会彰显双方对于维护地区稳定的共同期盼,也提醒双方还有诸多挑战需携手应对。

历史性突破  在此次峰会召开前,欧阿双方已存在一些合作,但过程磕磕绊绊,结果也基本未如双方所愿。

  1974~1989年,欧盟为保障石油供应和能源安全,阿盟为寻求欧盟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支持,曾建立欧盟-阿盟对话,这是欧阿关系的起步,遗憾的是最终以失败告终。   1989年,在法国的推动下,欧、阿重启对话。

当时以法、德为首的欧盟欲在国际舞台特别是中东事务上发挥影响,阿方也希望欧盟在中东和平进程中起到更大推动作用,双方一拍即合,此后对话逐步走向机制化。

  不过直到2007年,阿盟秘书长才在第19届阿盟峰会之际决定继续加强和欧盟机构负责人的接触和联系,建立阿-欧集体关系。

从2008年起,欧-阿建立了外长会议机制。

  另外,自1995年起,在欧盟-地中海峰会(最初为欧盟-地中海外长会议,2008年升级为峰会)框架下,欧、阿双方的地中海沿岸国家也进行了一定的双边与区域合作。

  整体而言,2019年之前的欧阿合作要么以双边关系为主,要么并非全体成员国参与,自始至终没有首脑峰会这种高级别、全方位的合作。 和其他地区对比,这一点更加明显——欧盟和从亚洲到拉美的几乎所有合作伙伴均建有峰会机制(欧亚峰会、欧拉峰会、欧非峰会等等),和作为近邻的阿拉伯国家却没有。 所以,首届欧盟-阿盟首脑峰会的召开的确可谓“历史性突破”。

难民问题是主要推动力  欧阿峰会的召开意味着双方合作的升级,既符合双方长久以来的传统合作需求,也符合双方当下的现实利益诉求。

  欧盟方面,日益严峻的难民问题是推动召开欧阿峰会的主要因素。 由于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持续战乱,大量难民以及非法移民源源不断地涌向欧洲。

对难民的接纳、安置和融入等,加剧了一些欧洲民众的疑欧情绪,进而导致民粹主义在欧洲各国抬头。

  举起“反难民移民”旗帜的民粹主义政党在有些国家进入了议会甚至上台执政,为欧洲一体化的未来笼上了一层阴云,使欧洲一体化进程面临新的挑战。

  德国总理默克尔提出的难民配额方案招致部分国家反对,欧盟内部分歧显露。

在此背景下,欧盟认为,最好是从根源上解决难民问题,把他们挡在欧盟之外。

2018年10月,欧盟提议在北非等地建立“登陆平台”即难民收容中心,以减少难民和非法移民的流入,并曾寄希望于埃及,但遭到埃及外长拒绝。

  峰会的建立也符合欧盟的整体外交战略,即加强同地区性组织的合作,倡导并引导在多边框架下解决问题。

正如欧盟所宣称的,基于地缘性的相互依存及共同利益,盼望与阿盟进一步推动多边全球秩序。 在多边主义受到美国挑战的今天,这一点尤为重要。 分歧和杂音难消  峰会的召开也符合阿方的利益诉求。 欧盟一直是阿方的主要援助国和主要外来投资方及贸易伙伴。 加强与欧盟的合作,借助其资金和技术力量振兴经济、实现繁荣,借助欧盟的力量推动地区和平进程,符合阿拉伯国家的利益诉求。   此外,阿盟是历史悠久的区域组织之一,但其国际影响力不足,希望通过与欧盟联手来加强自身影响。

在阿拉伯国家中,埃及渴望恢复在地区的主导地位,此次欧阿峰会也得到埃及总统塞西的推动和支持。

欧盟则希望在难民问题上得到埃及的帮助。   难民问题是首届欧-阿峰会的一个重要促成因素,但该问题与阿拉伯地区的安全局势、经济发展状况等息息相关,可谓环环相扣、互为因果,因此峰会并未囿于难民问题,而是扩大到安全、经贸合作、气候变化等各个领域。   尽管欧阿双方有一致且迫在眉睫的利益诉求,但双方的分歧也不容忽视,如阿盟和欧盟在难民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 杂音也不容忽视,峰会期间不少欧洲媒体在人权问题上做文章,批评欧盟只关注现实利益而置人权于不顾,称应为欧阿合作设置人权标准。

  在峰会闭幕式的记者招待会上,一名德国记者就人权问题向塞西提问。 塞西说:“欧洲人别给阿拉伯国家上课,更关注和平与福祉的欧洲人并不了解很多阿拉伯国家的担忧,后者更担心的是如何避免冲突,如何预防恐怖主义。

”“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人道、价值和伦理观念。

你们有你们的观点并且我们尊重你们,请你们也尊重我们,就像我们所做的那样。 ”  此外,欧阿双方内部均非铁板一块,难以用一个声音说话,如在难民问题上,欧盟内部存在重大分歧。 而阿盟比欧盟的一体化程度弱得多,缺乏欧盟那样的共同市场和统一货币纽带,各有各的利益,要做到步调一致恐怕更加困难。 因此,欧阿峰会尽管是历史性突破,但就目前而言,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在难民等问题上恐难达成实质性协议。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来源:2019年3月2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6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