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禾木火每 重生之商女王妃

本站2019-07-0851人围观
简介 但从围观人的欢声笑语里,能感受到那份热闹。 白如月将目光收回来时,无意间看到一位三十来岁的紫衣妇人站在人群里。 紫衣妇人站得过于笔直,在一群仪态端庄却娇柔无比的名媛闺秀中间,显得有

禾木火每 重生之商女王妃

但从围观人的欢声笑语里,能感受到那份热闹。

白如月将目光收回来时,无意间看到一位三十来岁的紫衣妇人站在人群里。 紫衣妇人站得过于笔直,在一群仪态端庄却娇柔无比的名媛闺秀中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白如月将目光停留在紫衣妇人身上。

不一会,那人很警觉的扭头看向白如月。

在她扭头之际,白如月往后退一步,将自己隐在唐仪的身后。 紫衣妇人看一眼楼上,没有寻到自己的目标,将目光移开,继续在人群中搜寻。

白如月伸手挽起唐仪,将半个头隐在唐仪身后,看示与唐仪一道看热闹,注意力全在紫衣妇人身上。

不一会,白如月见一身嫩绿衣裳的女子靠近紫衣妇人。 两人看似挤在人群里看热闹,绿衣女子像是向紫衣妇人汇报什么。 紫衣妇人听后,又像做什么指示,绿衣女子站立一会,若无其事的离开。

白如月眉头皱了皱,她正想松开唐仪的手,去问问吴明慧认不认识紫衣妇人。

却见一身浅紫的年青女子靠近紫衣妇人。

同样,两人若无其事的站在一起看热闹,年青女子眼睛看着人群,嘴却在对紫衣妇人说着什么。 不一会,紫衣妇人交待几句,年青女子站立一会,便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白如月心里骇然,她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她们的目的是什么?白如月往后退半步,以护拦作掩饰,伸手拉了拉吴明慧的手,让她往后退半步。 白如月将头凑到吴明慧的耳边,轻声道:“三嫂,楼下右手边人群里的紫衣妇人很奇怪,你识得吗?她是哪家女眷?你看时当心点,别让对方注意到你。 ”吴明慧听后警觉的点点头,往前走半步,将手放在护栏上,低头看向楼下右手边,一眼看到月儿所说的人。

一堆人中,只有那妇人身着紫衣,加之她独特的站姿,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让人一眼相中。 吴明慧从小跟着父兄练过功夫,虽然自己学艺不精,功夫一般,但一眼能看出对方是练家子的。

吴明慧从小在京城长大,只要与候府有往来的人家,大多数女眷她识得,而楼下紫衣妇人,看着面生的很。 吴明慧扭头朝白如月摇摇头,眼神告诉她,此人她不识得。 而楼下,金瑞已经进到院子,一群小娘子手持麻杆往他身上挥,金瑞边躲边往正屋里走。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金瑞身上。

白如月与吴明慧的注意力在紫衣妇人身上。

紫衣妇人的目光在人群里搜索。

吴明慧低声问道:“月儿,你说她在寻谁?她要做什么?”白如月摇摇头,轻声回道:“不知道,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应该不是来吃喜酒的。 咱们得将此事给二哥交待一声。 还有,我觉得今儿不会太平。

一会儿,三嫂与二嫂最好不要去送亲了。

三嫂留在候府与二嫂作伴,三嫂最好将妍姐姐也留下来。 ”吴明慧抬头看向白如月,问道:“月儿,有这么严重吗?”白如月郑重的点点头,“以防万一。

”吴明慧犹豫一下,点头道:“那好吧,我知道了。 ”“你俩在聊什么呢,赶紧的,我们要下去了。

”唐仪转头看着低声说话的二人。

吴明慧抬头说道:“好的,就来。 ”唐仪拉着吕妍急着往前走,吴明慧看着前边二人,大声叫道:“哎哟!”边叫边坐下身去。

唐仪与吕妍听到吴明慧的叫声,二人赶紧转过身来,见吴明慧坐到地上,吓得急忙往回走。

“慧儿,你怎么了?怎么摔到地上了?你别动,我去叫人来。

”唐仪往前走两步,又调转头急步往楼梯口走。 吴明慧见唐仪急得晕头转向,生怕她出事,忙开口叫道:“二嫂,我没事,就是崴到脚,你先别叫人,现在楼下正在忙呢。 ”唐仪停下脚步,回头担忧的问道:“你真的没事吗?我让人去叫大夫来给你瞧瞧。 ”吴明慧已经扶着白如月的手站起身来,一手摸着大肚子,一手握着白如月的手,将重心移到右腿上,脚尖着地,慢慢的转动着左脚踝。 边活动边说道:“应该没事,肚子没有不适的感觉,这里离二嫂的院子近,我到二嫂的院子去歇歇,可好?”“这有什么不好的?咱们先去我的院子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请大夫来瞧瞧。

”唐仪立即回道。

吴明慧歉意的说道:“可是,这样的话,可能就不能去送亲了。 ”唐仪见吴明慧愧疚的样子,赶紧安慰道:“慧儿别为这事担忧,静姐姐要知道你摔了,一定要你好生歇歇。 不会怪你的。 ”白如月跟着劝慰道:“就是,静姐姐最善解人意、最为人着想的。 她要知道三嫂摔到,只会关心三嫂。 ”吴明慧叹口气道,“我是怕静儿知道了担心,今天是静儿的好日子,可不能让她分心,这事不能让静儿知道。

”唐仪见吴明慧的脸色好了很多,悬起的心放了下来。

说道:“那这样吧,今儿咱们仨就不去送亲了。

到时就说咱们大肚子,不方便。

慧儿,妍姐儿,你们到我院里去坐坐,正好我们可以聊个痛快。 月儿,你得去送亲。 ”唐仪快人快语的一通安排。 白如月点头道:“好,我先送你们回院子,再去找小荣儿她们。 ”白如月扶着吴明慧,走到楼梯口,扬声叫道:“紫月,赶紧上来帮帮忙。 ”紫月与寻双应声上来帮忙。

唐仪带着众人从后门出,沿着游廊走到垂花门,穿过垂花门进到后院。 不多会,便到了唐仪的院子。

丫头婆子忙过来伺候。

唐仪让陪嫁过来的姚嬷嬷去请大夫,并叮嘱悄悄儿去,不用声张。 白如月将三人安顿好,带着寻双往前院去。 赶到前院,白如月先寻到吴明轩,将楼上见到的一切告诉他。

“二哥,二嫂,三嫂,妍姐姐现在在二嫂的院子,她们不去送亲了,这样安全些。

对方就算有什么打算,也不敢在候府动手。 ”吴明轩点点头,“嗯,这是最妥当的。 月儿不用担心,你去找琴儿她们,安防的事,我会做安排。

”白如月放心下来,谢过吴明轩后,转身去寻赵群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