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二十九回 绝地逆袭(三)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18人围观
简介 黄宗伟无奈地摇了摇头:“天狼,我黄宗伟一直提醒自己千万不要低估敌人,可是我还是小看了你,本以为你现在这年纪,最多也只能练到我的这个地步,还突破不了大周天八脉,成不了纵横天下的绝顶高手,是我错了

第二十九回 绝地逆袭(三)沧狼行最新章节

黄宗伟无奈地摇了摇头:“天狼,我黄宗伟一直提醒自己千万不要低估敌人,可是我还是小看了你,本以为你现在这年纪,最多也只能练到我的这个地步,还突破不了大周天八脉,成不了纵横天下的绝顶高手,是我错了,我们兄弟落得这地步,也是自找。 ”张烈的脸色一变,勉强动了动嘴:“二哥,你是说他已经突破了大周天八脉,步入了武圣的境界?”黄宗伟叹了口气:“若非如此,他又怎么可能练成少林派的洗髓经,可以移穴封经,以骗过我们的截穴闭经呢。

”天狼微微一笑:“黄左使,你虽然是漠北武人,但是见识却实在不凡,连号称少林派千年不传之秘的洗髓经也知道。

佩服,佩服。 ”“我有个师父也是僧人,曾经去过少林和那里的大和尚们切磋过武艺,知道过这么一门神奇的内功。

”“天狼,在你身上,有三清观,巫山派,少林派这好几门中原大派的功夫,而且全是各自门派的不传之秘,再加上锦衣卫独门的十三太保横练,你到底是什么人?”黄宗伟强撑着说了这许多话,一下子又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天狼摇了摇头:“黄左使,你还是先收起自己的好奇心,想想自己的处境吧。

我刚才跟你说过,那个姿势很难受,让你解了我穴道,平等对话,可是你刚才自以为是,不肯跟我平等谈判,现在我只好换个角度跟你说话了。 ”黄宗伟怒道:“天狼,用不着这样东拉西扯的,怪我刚才思虑不周,没想到你居然还会这一手,最后又离你太近,这才着了你的道儿。 现在你也别得意得太早,展慕白你是找不到的,而你真正想谈的那个事还要见到我们家尊主才行,在我们面前逞能,除了满足你的虚荣心外,没有一点好处!”天狼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黄左使,其实你刚才吊在这里时我就知道你是假扮的了,不然我也不会在那时就用上移穴封经的功夫,你也知道,全身经脉封闭,穴道移位的感觉有多难受。 ”黄宗伟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其实我早该看出来的,以你天狼的本事,怎么可能给点个穴道半蹲在那里才一个时辰,就会浑身淌汗成这样。 ”“哎,这说明我这门功夫练得还不到家嘛。 ”天狼神色平静:“现在洗髓经我也只练到了第六层,到了第八层就可以随心所欲,没那么痛苦了。

”黄宗伟的脸上闪过一丝羡慕:“听起来真不错,有机会也真想练练这功夫。 不过我现在还是有点奇怪,你又是怎么看出我身份的?”“这三天以来你在大门口每天用不同的身份摆摊,还时不时地暴露出自己身上的功夫,就是故意做给我看的。 可是你就不怕玩过了头,被我当时一下子震断心脉?我既然试过你的功夫,按说不会再起疑,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会转个圈再潜回来,又怎么会知道展慕白就是我所假扮?”天狼哈哈一笑:“黄左使,如果换了张右使,我是不敢那样玩的,他是真会说杀就杀。 但你黄左使在英雄门内算是难得的智勇双全,以前在军中就是以智将而著称,所以你如果看出我故意隐藏功夫,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地杀了我,而是会将计就计,主动引我上钩。 ”“你甚至会给我设个套,把我的同伙一网打尽,就象你前年安排那个百变神君,跑到大同去给中原正派的人假地图,不就是想诱他们来你们总坛,好将之一举歼灭嘛!”黄宗伟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连这个也给你看到了!”天狼点了点头:“这是你露出的第一个破绽,那第二个破绽,就是你处理我的方式,你打伤了一个小贩,又安排两个手下把他远远地扔掉,还在他身上放一锭银子,就算脱儿哈不起歹心,把我扔在镇外的荒漠里让我自生自灭,这和你的那个不在居延海伤人的本意符合吗?”“如果你不给钱,那个贪婪的脱儿哈只会随便找个帐蓬后面把我一丢了事。 这样你就没有时间回来进行安排,至少你没时间让百变神君易容,假扮成展慕白在这里等我。

”黄宗伟叹了口气:“当时我只是觉得你这人既然武功高到可以隐藏自己的武功,不露出一点内息,定力强到能任由我的内力在你体内行走而不作任何反抗,一定是顶尖高手。

顶尖高手来我们这里只可能为了展慕白,所以我才想着要用这样的方式把你拿下。

”“甚至我还想着让你把我当成展慕白带回你的巢穴,再把你们一网打尽,可是当我知道你是天狼后,我自己也忍不住出手了,因为我实在没把握跟你回到巢穴后还能按我原计划行事。

”天狼微微一笑:“你露出的第三个破绽,就是没和你的三弟张烈协调好,你知道他性格暴躁,又不肯让你独占这擒获敌首的大功,一定会出来主动抢功的,所以你并没有告诉他,而是在这里假扮展慕白。

”“可是你万万没想到,哈不里跟我说过,展慕白每天都会被换地方关押,又怎么可能一直关在这个地牢深处呢?”“你知道哈不里会想办法通过门口的守卫把有敌入侵的消息传给张烈,所以你就想先让你这位三弟出手,如果能擒下我,那你可以落个讲义气,给兄弟让功的名声。

”“而要是他失败了,你也能用他试出我武功的高低,甚至可以在我和张烈力拼之余趁我不备时出手,这样你既抢了功又救了兄弟,即使心胸狭窄的张三弟,也不会多往这方向想,只会感激你黄二哥神机妙算,又救了兄弟一次呢!”张烈的脸已经胀得象个憋坏了的膀胱,看着黄宗伟的眼光中也充满了怨恨。 而黄宗伟则是给说得哑口无言,连反驳的话也说不出一句。

天狼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所以说黄左使你的修为还是差了点,在这英雄门里只能当老二,你们大哥才是真正沉得住气的豪雄。

是不是呢,赫连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