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93章 晴天霹雳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45人围观
简介 叮铃!放学的铃声终于响起。 秦朗立即做出了一个百米冲刺的姿态,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似乎立即要冲出去一样。 但是很快秦朗意识到什么,来了一个紧急刹车,因为他想到今天不是他独自去抢饭

第93章 晴天霹雳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叮铃!放学的铃声终于响起。 秦朗立即做出了一个百米冲刺的姿态,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似乎立即要冲出去一样。

但是很快秦朗意识到什么,来了一个紧急刹车,因为他想到今天不是他独自去抢饭,而是要陪同洛滨一起吃饭,怎么能够表现得像是去“抢饭”一样呢。 “你这是干嘛?”洛滨忍不住问一句。

“条件反射!”秦朗呵呵一笑,“铃声一响,就到了抢饭的时间。

”“那我们一起去抢啊。 ”洛滨竟然向秦朗露出了一个微笑,秦朗不由得一愣,因为洛滨的微笑,就像是在冰雪中绽放的雪莲花一样美丽。 “走啦!”洛滨竟然转身冲出了教室,她真的去抢饭去了!秦朗没想到洛滨竟然也有这么奔放的一面,赶忙追了上去。 每逢中午下课,无数的男生就如同蝗虫一样涌入学校食堂,以前秦朗也是其中一员。 秦朗是真饿啊。 作为一个修行者,秦朗的胃口和消化力当然都十分强大,上了一上午的课之后,肯定早就被折磨得饥肠辘辘了,所以抢饭实在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不过,洛滨绝对是这抢饭大军中的奇葩。

甚至,很多男生一边跑还一边打望洛滨,想看看这位同道中人是何方神圣。

如果是往常,秦朗绝对是第一批冲入食堂的,但今天因为要照顾洛滨的速度,所以秦朗冲入食堂的时候,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短暂的排队的之后,秦朗打了一份套餐,然后要了两杯饮料,准备找地方坐下。 这时候,秦朗才发现靠窗户的好位置全都被占了。 秦朗用眼睛一扫,心想这不行啊,今天可是咱们第一次跟洛滨约会,总得找一个稍微有点浪漫气息的位置吧。 要是坐在一堆狼吞虎咽的吃货中间,秦朗和洛滨哪还有机会增进感情呢。

于是,秦朗决定今天强势一回,于是端着餐盘走向了窗户边上的一个餐桌。

“算了,靠窗位置都被占了,我们换一个吧。 ”洛滨向秦朗说道。 “没事,他们很快就吃完了。 ”说话的时候,秦朗已经来到了拿个餐桌旁边。

这个餐桌是两个男生占着的,而且多半还是学校足球队的, 因为他们穿着球服,且长得很壮实,当秦朗走过来的时候,其中一个男生还狠狠地瞪了秦朗一眼,但是另外一个男生却脸色一变,从那个男生打了一个眼色,向秦朗笑着说:“这不是秦哥么,我们吃完了,你们坐吧。 ”两人端着盘子起身离开,那男生才低声在另外一个人耳边说道:“看清楚了,这家伙就是秦朗!一耳光扇飞蔡少的那人!”“什么!竟然是他!”另外一个人惊骇地说。

“请坐。 ”秦朗将餐盘放在了桌子上。

“秦哥——呵,想不到你来七中没多久,就这么有名气了!”洛滨淡淡一笑,坐在了秦朗对面。

“没办法,你知道的,在幼儿园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不良少年,噢,是不良少儿了。

”秦朗呵呵一笑。

洛滨也笑了起来,点头说:“是啊,那时候你就挺嚣张了。

本来以为你现在收敛了,想不到,呵,跟以前小时候一个样子。

”“不,其实我现在低调很多了。 ”秦朗一本正经地说。

“不是吧,秦哥——”洛滨显然不相信,她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饭菜,然后点头说,“食堂饭菜的味道也不错啊,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吃呢。

”“不是吧?你可能是唯一一个称赞食堂饭菜不错的人。 ”秦朗笑道,“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你以前很少吃学校食堂的饭菜,对吧?”“嗯。

”洛滨点了点头,神情显得有几分寂寥,“我早饭、晚饭都在家里吃。

”“那中午呢?”“说起来你都不相信。

中午这一顿,我在教室宿舍楼那边吃,我妈在那里租了一间房子,而且专门找了她一个远房亲戚,专门给我煮中午饭,她说学校食堂的大锅饭没营养。 ”“真幸福啊!”秦朗感叹道。 “你觉得这样是幸福?”洛滨看着秦朗问道。

“这个……你不要这么看着我行不行,有压力。 ”秦朗说道,“平心而论,如果有人给我煮饭,不用每天吃食堂,我觉得挺不错的。 不过,如果连一顿食堂饭菜都没吃过,似乎也有些看恐怖啊。 ”“你觉得恐怖?”洛滨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是啊,我妈的爱有时候让我真的觉得恐怖。

”“最起码,她还是爱你的。 ”秦朗决定岔开话题,因为他和洛滨真是第一次约会,远远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所以秦朗可不想太早谈及未来岳母的问题。 但就在这个时候,洛滨却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复杂:“秦朗,你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的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么?”“谁说经不起啊。

”秦朗拍着胸口说,“我们的感情就经得住啊。 不过,你还是有些变化,以前的‘小鼻涕虫’,可是没有这么多愁善感。 ”“那以前的‘小金刚’,也没有这么花心啊。 ”洛滨向秦朗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告诉秦朗,她早就已经洞悉了秦朗这家伙的一切“风流韵事”。 “嘿……我哪有什么花心啊。 ”秦朗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人不风流枉少年,这也……没什么。

何况,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只是想知道。

再过几年,或者十几年,你还会记得那个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的‘小鼻涕虫么’?”洛滨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伤感。 秦朗忽地感觉四周的温度骤然降低,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他有些呆呆地看着洛滨:“你说什么……你要离开,你去哪里,你是要转学吗?”“不是转学,我是要去美国读书了,我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洛滨说道。 “你要去美国留学?”秦朗如同遭了一个晴天霹雳,想不到刚跟洛滨意外重逢没几天,却又要天各一方了。

而且,这一次洛滨还是去美国,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面,也是一个未知数了。 这时候,秦朗想起昨天晚上陶若香说洛滨最近有“变动”,原来陶若香昨天就知道了。

“今天下午,我就准备离开学校了。 ”“那也就是说,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我们最后的午餐?”秦朗的胃口本来很好,但是此刻却感觉有些难以下咽。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