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两千五百五十九章 到底谁逼谁?《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本站2019-08-2058人围观
简介 当然,重点还是光明神力,这世上,能让光明神力碰壁的力量,绝对是屈指可数。 而很不巧,帝王应天的空间之力就是其中一个。 “不愧是光明之主,居然还真的找到朕了。 ”果然,墨非盯着

第两千五百五十九章 到底谁逼谁?《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当然,重点还是光明神力,这世上,能让光明神力碰壁的力量,绝对是屈指可数。 而很不巧,帝王应天的空间之力就是其中一个。 “不愧是光明之主,居然还真的找到朕了。

”果然,墨非盯着那个位置看了没一会儿,帝王应天的声音终于传来。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地下那只有半个拳头大的小空间,顿时消失,然后,突然出现在了皇极殿外。

下一刻,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出现,却好似从一扇无形的大门中走出。

毫无疑问,这位正是帝王应天,而且,还是帝王应天本人。

墨非认真打量着这个帝王应天,心中不由有些疑惑。

跟那些未来身不同,这个帝王应天先不说是不是本人,至少给墨非的感觉,确实很有些不一样。

至于哪里不一样,刚开始墨非还没反应过来,但随即他就脸色一变,瞳孔骤然一缩。 普通人!是的,眼前的帝王应天居然只是普通人,没有任何修为,更感觉不到半点威势,分明就跟普通人一模一样。

但这怎么可能?帝王应天可是万古大陆第一人,怎么可能会变成普通人?但要说看错,这更没有可能。

哪怕帝王应天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气息完全收敛,外人完全感觉不到,可天道视野可不是说笑的。

肉眼还有可能看错,但天道视野总不至于也看错吧?“你真是帝王应天本人?”终于,墨非开口了,却是忍不住质疑了一句。

“哼,如假包换!”帝王应天冷冷看着墨非,好像墨非欠了他似的,眼神那是相当的不善。

“哦,那就好!还别说,你这藏得真够隐蔽的,灯下黑啊,差点就被你给蒙过去了。

”墨非倒是没有怀疑这位的回答,他暗自松了口气,随即才颇有些感慨地瞥了一眼旁边的皇极殿。

可不是,墨非综合了各种依据,尤其是还有神秘至尊那部分记忆。

那些依据都只是猜测,暂且不说,就神秘至尊的那部分记忆,虽然并未涉及到帝王应天本人的藏身所在,可帝王应天的每次出没情况,还有活动范围等等各方面,这些却都相当详尽。

通过帝王应天的出没和活动范围,再加上自己的判断,墨非这才能更加确定,帝王应天本人应该就在皇极殿附近。 刚才,明目仙纹加上天道视野,他把皇极殿上下左右几乎检查了一个底朝天,结果却毫无收获,还以为自己真的判断错了,就准备抓紧时间去其他地方再找找看呢。

谁能想到,帝王应天玩了个灯下黑,其实就藏在皇极殿地下深处。

墨非真要是离开了这里,跑其他地方寻找,怕是永远都别想找到帝王应天本人了,那才是真的要玩完。 幸好光明神力够给力,愣是将皇宫禁制等所有干扰力量全部驱散,这才终于让他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那应该就是帝王应天的小空间了,光明神力落在小空间的空间节点上,却遭到空间之力的阻挡,无法继续窥探,这才出现了异样。

“光明之主,老实说,朕真不想与你为敌,可为什么你总这么逼朕呢?”帝王应天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无奈和惋惜。

“拜托,帝王应天,这到底是谁在逼谁啊?要不是你自己坚持要掀起战争,你以为我就不想待在家里,好好当我的墨家少爷?你是空间之主,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自己可以去看看,在你发动战争之后,整个万古大陆,如今都变成什么样了,这可都是你造的孽。

你帝王应天高高在上,又是万古大陆第一人,别人就算恨你,也拿你没辙。 可我不同,明知道这是你的错,而我又恰好有能力阻止你,你告诉我,我有什么理由不出手?”墨非先是翻了个白眼,本不想说什么,但想起联盟诸国如今的惨状,他还是忍不住咬牙质问。

自从战争爆发之后,帝国军部虽然伤亡不小,可联盟诸国才是真正的死伤惨重。 毕竟,爆发战争的地方并不是帝国境内,而是在联盟诸国。 如今,整个联盟诸国范围内,除了东园城可能稍微好点外,其他地方怕是早已是尸横遍野,不知道有多少人流离失所,朝不保夕呢,这些可都是因为帝王应天掀起战争而造成的。

本来,联盟诸国和帝国之间的矛盾冲突,就是源自于帝王应天跟联盟诸国一些高层之间的私人恩怨。 可现在,战争爆发,他们的私人恩怨,偏偏要让这些跟他们毫不相干的普通人付出生命的代价,凭什么?当然,不论是帝王应天跟联盟诸国高层之间的私人恩怨,还是那些普通人的生死,这些都跟墨非关系不大。

可谁让墨非出生于联盟诸国,又恰好看到战争爆发后,联盟诸国生灵涂炭的这一幕幕呢?帝王应天是万古大陆第一人,又是空间之主,别人想管却没有能力。

可墨非也是圣纹之主,又恰好有本事插手,他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尤其这事还关系到东园城墨家的安危,墨非就更得插手了。 “既然敢背叛朕,他们就该死!至于那些普通人,要怪就怪他们自己运气不好,为什么偏偏选择了联盟诸国?而且,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其他人都不过是蝼蚁罢了,他们的死活,死多少,这不过是小事,你何必这么在意?哦,差点忘了,你是光明之主,跟光明神教那些人一个德性,就是见不得死亡,可惜了。

”帝王应天先是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随即似乎才想起了什么,漠然瞥了墨非一眼。 可惜什么,帝王应天没有明说,可墨非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那就是没得说了?好吧,就知道跟你说不清楚。 既然说不清,那就直接动手吧,谁赢了谁说了算!”墨非捏了捏拳头,就打算开始动手了。

跟帝王应天讲道理?只看这位一副全然不把普通人的生死放在眼里的架势,墨非就知道完全说不通了。 然而,一听墨非要动手,帝王应天反而沉默了下去,好一会儿,这位却是语气一转。

。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