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六百四十九章 十三太保有没有?司礼监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061人围观
简介 “正是此理!”一听修吾公已经着手复仇,绝不让那魏阉逍遥法外,高攀龙不由激动起来,一下从椅子上坐起。 到底是修吾公啊,果断之决非常人可比!众君子们也为之精神一振,有修吾公主持大局,大仇定能

第六百四十九章 十三太保有没有?司礼监最新章节

“正是此理!”一听修吾公已经着手复仇,绝不让那魏阉逍遥法外,高攀龙不由激动起来,一下从椅子上坐起。

到底是修吾公啊,果断之决非常人可比!众君子们也为之精神一振,有修吾公主持大局,大仇定能得报。 当下,人人都觉如雾霾被扫过般,雨过天晴了。

“魏阉爪牙不过千余,披的官兵衣袍就是官兵了?不尽然,若老夫猜测不错,多是其招募而来无赖市井之徒,不知从哪盗来了军中重器杀我同志百姓,单这一条,老夫便参他个死无葬身之地!”李三才踱步来到众人之间,他是做过督抚的,如何不知火铳于军中的重要性。

这些年皇帝虽大派矿监税使,那些矿监税使手下也有若干爪牙,甚至辽东高淮还有一支私军。 可却从未闻火铳流落这太监手中,因而,他断定,那魏良臣必是偷盗或贿金购来。

如此,便是死罪,加上昨夜暴行,恐届时族灭都有可能。

“京师那边,远水救不了近火,南都这边,兵马则是旦夕即至。 老夫又书信常州、苏州二府,叫他们发兵围抄,诸位且看着,不消多日,他魏阉便大势尽去。 ”说这番话时,李三才还是颇有信心的,南京镇守那边不会不卖他李三才面子。

只要南京镇守太监不插手,消灭区区千余人的魏阉爪牙,乃是易事。

“好,好!”高攀龙的脸因为过于兴奋胀得通红,想着那魏阉被擒杀下场,越想越是亢奋。 众君子自也是轰声说好。

李三才示意众人稍静,又叹息道:“老夫年老,此间的事出不了多少力,但求诛了那魏阉便是…至此以后的事,还是要靠大家,书院虽被焚毁,但大家一定要将之重建起来,如此,老夫欣慰,泾阳兄九泉之下亦能瞑目。 ”一听这话,叶茂才忙道:“修吾公不能言退,我东林党内事业方兴,奸党宵小又尚未逐除,还要您老人家指点一二,带我们这些后辈前行呢!”“是啊,修吾公,您于我等心中便是另一个先生,于我党之内亦是擎天重柱,您若言退,我们这些后辈又如何能负重前行呢。 ”高攀龙一脸真挚的看着李三才。

“只要是利国利民之事,若你们不嫌我年老昏庸无能,老夫怎敢推辞!”李三才看着这一众东林后进,心中甚是暖和,方才所言也是谦虚而矣。 事实上,顾宪成的死真给了他李三才一个收揽党内人心的机会,只是,这想法,这话,不便为外人知而矣。

他谆谆寄语这些后进:“我辈身在儒林,自束发起,读圣贤书,为国捐躯,为民请命,乃是份内之事。 只要这天下一日还有奸小,只要这天下一日还有恶理,我等便当与它斗争到底,万不能因一时之挫而泄气。 ”“修吾公说的太好了!”早间才从常州赶来的顾大章快步上前,来到李三才面前,躬身一拜,然后挺身于左右人说道:“列位同志,古人说哀莫大于心死,只要有不死之心,万事皆可成就。 先圣孔子终其一生,有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人,做出了我儒家千年事业,使等今日有圣贤书可读,圣贤道理可守。 今我东林书院由泾阳先生和修吾公等创,到今日,我等东林党人天下何止万万千,如何就不能做一番大事业!”说罢,振臂一呼,“今日,便让我等追随修吾公之后,誓与那魏阉不共戴天,为我书院报仇,也为死去的仁人志士们报仇!”“报仇,报仇!….”众人群情激昂,一扫早先颓丧。

李三才见状,不由点头,看那顾大章,和声于他道:“你是常熟顾伯钦?老夫早闻你名,今日见了,果是不错。 ”顾大章一听名满天下的修吾公竟也知自己,心下有些得意,嘴上却道:“前辈谬赞,晚辈惶恐无地。

孔夫子万世师表,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于晚辈而言,追随泾阳先生和修吾公之后,便是晚辈这一生之大道。

”“我看这样如何,今日本是先生在世时所定小会之日,大家齐聚在此却不是为了讲学,而是被那魏阉所逼。

恰有修吾公主持,不如咱们今日这小会就叫诛阉大会,修吾公就是这大会盟主,大家说如何?”高攀龙突然插了一句。

“好好,这个主意妙得紧!”顾大章立时附和起来,诛阉大会,一听就气派,就合君子大道。 李三才听了这说法,怔了下,旋即连忙推辞:“老夫年事已高,出谋画策可以,如何能做盟主呢,这盟主还是要你们年轻人来做。

”高攀龙一脸热切:“修吾公,您老在我们眼里就如当世圣人般,区区诛阉大会的盟主,又何须推辞?”“不错,泾阳先生和修吾公就是这当世的圣人!”顾大章高声大叫。 气氛越加热烈,众人都嚷着要李三才做盟主,带领大家诛杀魏阉。 王永图和钱一本二人偷偷对视一眼,本來以为不过高攀龙激动之语,不想众人却渐渐当了真,蹙着眉头,一声不语。 高攀龙原本想给李三才壮壮声势,但见众人如此吹捧,感觉又有些胡闹,暗悔方才鲁莽,但覆水难收,当下也只能将就下去。 “说得有理!说得有理!”此时,群情激昂,无数人叫嚷起來,声势颇壮。

有人说道:“四配、十哲、十常侍等人是圣人门下该有之数,我们也该推举出來,不可缺少了。 ”有人接过话头,说道:“这有何难!都是现成的,拈來便是。

咱们书院教习高攀龙、钱一本、叶茂才、安希范四位先生正好做四配。 ”“那十哲谁可做?”“十哲么?必定是追随泾阳先生多年的门人弟子才好…”“那好办,等会大家便商议下就是。 ”“十哲之外还有十常侍呢。 ”“那十常侍也好选,谁的学习好,谁便常侍好了….”一众东林书院的精英们正讨论的热闹,突然,门外传来一人冷笑声。 “照这么说,十三太保有没有?没有的话,五虎五彪行不行?”嗓音又尖又细,极为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