ڵλǣվҳ > ʫ

[历史天空]走在武陵山中 ô

վ2019-07-11142Χ
水溪津渡从容的水溪拖着碧蓝的欢娱渐渐融入大度的沅江。桃花村的炊烟弥漫粉红的天空,一坡坡油菜拉开金黄的帷幕,恭候着某一庆典的登场?

	[历史天空]走在武陵山中  ô

水溪津渡从容的水溪拖着碧蓝的欢娱渐渐融入大度的沅江。桃花村的炊烟弥漫粉红的天空,一坡坡油菜拉开金黄的帷幕,恭候着某一庆典的登场?br>山道上,挑炭工,乌黑的脸庞上皱纹密布,裤脚高挽,暴出粗大的青筋,扎在腰间的汗巾缓缓摆在下岭的石阶上,急匆匆去赶春的约会?br>我坐在渔郎客舍回廊上,眺望横卧云空的渡槽泛起绿苔,剥蚀的混凝土裸出钢筋,让人感叹老去的岁月和岁月深处那副身板的好骨架br>扑棱几声,山鸟从荆丛飞起,树林里的花信风冉冉摇出一轮浑黄,水溪津渡沐浴在清明中?br>吊楼下,悠悠沉吟着桃花源最长的血脉,芊绵的水草被流水梳成迎风的马尾,翩翩前行br>觅渡白鲢洲,却是一湾浅浅深深。其实,讳莫如深者不一定深刻,透明浅露者不一定浮浅?br>唐泗桥上沿溪踏着落花行。一百里水溪,在清明的雨后悠悠放歌。我从你奔流沅江的翘望嘴来,一路捕捉千载之下陶渊明的吟踪遗韵br>施家冲口,一株三角枫和一棵朴树,并肩站在桥前,让流云嬉戏,随山鸟啼鸣,听牧歌悠扬,看桃花灿烂……两位树神,也许一位是五柳先生,一位是他笔下出没风雨的武陵渔郎的化我坐在裸露虬劲的粗犷的树根上,一圈圈树纹中贯通而涌动着的一股精神、一汪生气,浩然而入我怀!靖节先生是桃花源隐逸的始祖,谁将是世外桃源最后的陶渊明呢在唐泗桥上,我默默独坐,悠悠沉吟…?br>桃川仙隐眼望落英缤纷的武陵溪从晋代的深处缓缓流来,避秦人也从桃源后洞远远走出。桃川携来两岸芳草鲜美的桃花林,幽径上,似乎隐约现出一个凡人由此成仙的身影…br>桃川的峭壁上,避秦人的后裔挥舞银锄,向一种深度掘进。何时扑倒又何时掩埋的呢?历史有时也有闭眼瞌睡的时候?br>一块泥土满身的残碑渐渐清晰,凸现出古人硬朗的容颜。扶起你不朽的仙骨,超凡的人稳坐青山,自由出入在桃源石上,先生的一生都像石碑一样正直,使得后人难以临摹?br>石碑,满怀深刻的心事,沉默在红尘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