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李白骑马遇到佳人,禁不住对方一笑便写诗相赠,最后7字令人想歪

本站2019-06-28135人围观
简介 诗仙、酒仙、狂人、谪仙人等等称谓指的都是同一个男子——站在诗坛之巅的李太白。 但在这种种称谓之上,史学家和文学家都认可的唯一标签却是:唐代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 作为一个男性,如果

	李白骑马遇到佳人,禁不住对方一笑便写诗相赠,最后7字令人想歪

诗仙、酒仙、狂人、谪仙人等等称谓指的都是同一个男子——站在诗坛之巅的李太白。 但在这种种称谓之上,史学家和文学家都认可的唯一标签却是:唐代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 作为一个男性,如果他的浪漫不用在爱情上,必然是一种缺憾;作为一个诗人,如果写不了缠绵悱恻的情诗,也就算不得有多高明。

于是哪怕洒脱如他,也有不少经典情诗。

只是或许是脑回路清奇,李白的情诗总是那么与众不同。

先有《秋风词》中,不顾章法的三五七言,“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诗仙的相思是秋夜难为情;再有《春思》中,令人费解的“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相思时连春风都变得不识相了;最后是《怨情》中,“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坐在珠帘背后的美人,恨的到底是谁呢?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李白的另一首情诗。

他骑马遇到佳人,禁不住对方一笑便提笔写下此诗,这大概是李白最艳的一首诗了,最后7个字更是经常令人想歪。 让我们来品一品此诗:《陌上赠美人》骏马骄行踏落花,垂鞭直拂五云车。

美人一笑褰珠箔,遥指红楼是妾家。 诗的大意是:我骑着高头大马,在落花上前行;故意用手中的马鞭,轻轻掠过那华美车驾。 车中的佳人受惊后,撩起珠帘朝我轻轻一笑,她用纤纤细指,遥指着前方的红楼,说前方就是我家。 全诗为我们描写了一场路上的相逢,因为诗中男子形象过于轻狂,所以不少文史学者和李白铁粉都认为,诗中的骑马少年不是李白本人,此诗是其作为第三人所写。

对于这种说法,小编不敢苟同,因为无论是从诗的题目还是角度,都没有明显的痕迹可以证明这种观点。

再则,就算是李太白本人,也与他的性格并无出入。 诗的前两句写的是诗人的举动。

“骏马骄行踏落花”,可见这是一次暮春时节的春游,诗人用“骄行“来形容自己,可谓春风得意,大有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意思。

第二句则是他的轻狂之举,五云车代指华美的车驾,车子坐着的必是佳人,意气风发的诗人想要一窥真容,于是便想出了假意扬鞭打马,故意拂打车驾的主意。

不得不说,这智商是配得上首句中”骏马骄行“4字的。

三、四两句则是女子的举动。

“美人一笑褰珠箔“中珠箔指的是车的珠帘,褰是指轻轻提起,而”一笑“则饱含了太多情绪。 女子对于拂车的举动不但不恼怒,反而朝他微微一笑,这其实就意味着女子的身份不一般。

有人认为这微笑是女子没看出他的深意,微笑表示理解对方的误拂车的过失,其实不然,女子早就了然一切,答案就在最后一句中。

“遥指红楼是妾家“,男子对她的有意,她已然明白,所以才会指着红楼自报家门的举动。 至此,女子的身份也揭晓,原来她是红楼中的烟花女子。 而这一指也着实令人不得不想歪,这是在邀请诗人进楼共度良辰。

全诗不带一句抒情语,只用“骄行“、”垂鞭”、”一笑“、”褰珠箔“、”遥指“一系列动作,为我们惟妙惟肖地描绘了一段美好的”狭路相逢“。

更难得的是,诗中男女的热情,多一分则显得俗不可耐,少一分则失了率性,拿捏得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