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十日谈 上海交通巨变的见证人和亲历者

本站2019-08-20177人围观
简介 我自1974年2月踏入交通行业工作,至今已整整45年。 我的全部工作经历都是在交通运输战线度过,经历了上海交通行业翻天覆地的变化,亲眼目睹并参与其中,是上海交通巨变的见证人及亲历者。

十日谈  上海交通巨变的见证人和亲历者

我自1974年2月踏入交通行业工作,至今已整整45年。

我的全部工作经历都是在交通运输战线度过,经历了上海交通行业翻天覆地的变化,亲眼目睹并参与其中,是上海交通巨变的见证人及亲历者。 1985年7月,我进入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通办公室运输处工作,具体从事“海陆空”的客货运输管理。 管理的对象是“港航铁交邮”,基本上对全市的各种运输及邮电通信管理做到了全覆盖。 国家宣布浦东开发开放后,大量的人流、物流水银泄地般地涌入上海,使上海的交通短板更为凸显。

上海作为轻纺工业最发达的地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电视机、电冰箱、自行车、手表等产品均畅销全国,但由于铁路、公路及水路的运力不足,不能将产品及时地运往全国各地。 我记得,当时主管商业的市政府财贸办公室几乎每天会派员工到我们办公室要求增派运力。

每年“春运”更是我们交通管理部门寝食难安的时段。

由于水陆空的运力均严重不足,一票难求的局面比比皆是,很多外地来沪的务工人员每年为返乡而伤透脑筋,甚至要连续数天通宵达旦排队才能买到一张返家的船票或车票。

铁路在春运高峰期间,为弥补运力的缺口,也经常会使用装货的“棚车”来疏散旅客。

1987年,我随同我办领导到虹桥机场去调研。 民航上海管理局当时是负责华东地区六省一市的所有机场和飞机,机场基本上都是军民两用的。 我观察了当时虹桥机场的大致情况,给我的印象是:整个虹桥机场周边,除了塔台,没有一幢超过两层楼的房屋建筑,而且野草丛生,毫无生气。

我在职期间,曾多次到境外考察交通项目,当时的感受是:我们太落后了!比如1995年,我到日本大阪参加研修,曾乘坐大阪到东京的“新干线”高速列车,在时速200多公里的情况下,列车平稳、有序舒适。

我的感觉是目瞪口呆,觉得不可思议,好像我们与之的差距简直是无法追赶的。

1999年在考察欧美数国期间,经常会乘坐深夜的航班,这些国家的机场基本上是昼夜通明,航班就如公共汽车的班次似的,让我也隐约感到其中不小的差距。

时至今日,许多年前的种种疑虑与困惑都已释然了。 上海地铁的里程数自2017年起已雄踞全球第一了!我曾为之目瞪口呆,认为无可登攀的日本“新干线”列车,在行驶速度上和营运里程上已落后于我国高铁,而且我国的高铁建设方兴未艾,营运里程已雄冠全球。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自1999年建成以来,已建有四条跑道,全球有110个航空公司与之开通定期航班,联通47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个通航点。

客流量2017年已突破7000万人次,在国内仅次于北京首都机场;货邮吞吐量占国内第一位。 客货运输总量已达全球前六。 回顾上海交通的巨变,我作为亲历者和见证人感到无上的光荣,并能在其中为之作出一定的贡献而感到十分自豪。 (庞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