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李白《清平调三首》赏析: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本站2019-07-09116人围观
简介 清平调三首 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

李白《清平调三首》赏析: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清平调三首    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简析:  《清平调词三首》是唐代伟大人李白创作的组诗,属七言乐府作品。

第一首以牡丹花比杨贵妃的美艳。

第二首写杨贵妃的受宠幸。 第三首总承一、二两首,把牡丹和杨贵妃与君王糅合,融为一体。 全诗构思精巧,辞藻艳丽,将花与人浑融在一起写,令人觉得人花交映,迷离恍惚,显示了诗人高超的艺术功力。   这三首诗,语语浓艳,字字流葩,而最突出的是将花与人浑融在一起写,如云想衣裳花想容,又似在写花光,又似在写人面。 一枝红艳露凝香,也都是人、物交溶,言在此而意在彼。 读这三首诗,如觉春风满纸,花光满眼,人面迷离,不待什么刻画,而自然使人觉得这是牡丹,这是美人玉色,而不是别的。 无怪这三首诗当时就深为唐玄宗所赞赏。 虽然上描写皇帝身边女子的数不胜数,但是要论起既能够得到当事人的喜爱,又受到后人一致好评的却不多,而其中最著名的恐怕非李白这三首《清平调》莫属了。

  注释:  ⑴清平调:一种歌的曲调,平调、清调、瑟调皆周房中之遗声。   ⑵云想句:见云之灿烂想其衣之华艳,见花之艳丽想美人之容貌照人。

实际上是以云喻衣,以花喻人。

  ⑶槛:栏杆;露华浓:牡丹花沾着晶莹的露珠更显得颜色艳丽。

  ⑷若非……会向……:是关联句,不是……就是……的意思;群玉:山名,传说中西王母所住之地;全句形容贵妃貌美惊人,怀疑她不是群玉山头所见的飘飘仙子,就是瑶台殿前月光照耀下的神女。

  ⑸红艳:红艳艳的牡丹花滴着露珠,好像凝结着袭人的香气。

红,一作秾。

  ⑹巫山云雨:传说中三峡巫山顶上神女与楚王欢会接受楚王宠爱的神话故事。

  ⑺飞燕:赵飞燕。

倚新妆:形容女子艳服华妆的姣好姿态。

  ⑻名花:牡丹花。

倾国:喻美色惊人,此指杨贵妃。

典出汉李延年《佳人歌》: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⑼解释:了解,体会。 释,一作识。 春风:指唐玄宗……  ⑽沉香:亭名,沉香木所筑。   译文:  其一  见云之灿烂想其衣裳之华艳,见花之艳丽想人之容貌照人。

  若不是在群玉山头见到了她,就是在瑶池的月光下来相逢。   其二  像枝红牡丹沐浴雨露散芳香,有杨妃不再思慕神女空自伤。   请问汉宫佳丽谁能和她媲美,就算赵飞燕也要靠精心化妆。   其三  名花伴着绝色美人令人心欢,赢得君王满面带笑不停地看。   春风中消解了君王无限怅恨,在沉香亭北共同倚靠着栏杆。

  创作背景:  据晚唐五代人的记载,这三首诗是李白在长安供奉翰林时所作。

公元743年(天宝二年)或744年(天宝三年)春天的一日,唐玄宗和杨妃在宫中在沉香亭观赏牡丹花,伶人们正准备表演歌舞以助兴。

唐玄宗却说:赏名花,对妃子,岂可用旧日乐词。

因急召翰林待诏李白进宫写新乐章。 李白奉诏进宫,即在金花笺上作了这三首诗。

  诗歌赏析:  在这三首诗中,把木芍药(牡丹)和杨妃交互在一起写,花即是人,人即是花,把人面花光浑融一片,同蒙唐玄宗的恩泽。

从篇章结构上说,第一首从空间来写,把读者引入蟾宫阆苑;第二首从时间来写,把读者引入楚襄王的阳台,汉成帝的宫廷;第三首归到目前的现实,点明唐宫中的沉香亭北。

诗笔不仅挥洒自如,而且相互钩带。

其一中的春风,和其三中的春风,前后遥相呼应。

  第一首,一起七字:云想衣裳花想容,把杨妃的衣服,写成真如霓裳羽衣一般,簇拥着她那丰满的玉容。

想字有正反两面的理解,可以说是见云而想到衣裳,见花而想到容貌,也可以说把衣裳想象为云,把容貌想象为花,这样交互参差,七字之中就给人以花团锦簇之感。

接下去春风拂槛露华浓,进一步以露华浓来点染花容,美丽的牡丹花在晶莹的露水中显得更加艳冶,这就使上句更为酣满,同时也以风露暗喻君王的恩泽,使花容人面倍见精神。 下面,诗人的想象忽又升腾到天堂西王母所居的群玉山、瑶台。 若非、会向,诗人故作选择,意实肯定:这样超绝人寰的花容,恐怕只有在上天仙境才能见到。

玉山、瑶台、月色,一色素淡的字眼,映衬花容人面,使人自然联想到白玉般的人儿,又像一朵温馨的白牡丹花。 与此同时,诗人又不露痕迹,把杨妃比作天女下凡,真是精妙至极。   第二首,起句一枝红艳露凝香,不但写色,而且写香;不但写天然的美,而且写含露的美,比上首的露华浓更进一层。

云雨巫山枉断肠用楚王的故事,把上句的花,加以人化,指出楚王为神女而断肠,其实梦中的神女,根本及不到当前的花容人面。

再算下来,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可算得绝代美人了,可是赵飞燕还得倚仗新妆,那里及得眼前花容月貌般的杨妃,不须脂粉,便是天然绝色。

这一首以压低神女和飞燕,来抬高杨妃,借古喻今,亦是尊题之法。

相传赵飞燕体态轻盈,能站在宫人手托的水晶盘中歌舞,而杨妃则比较丰肥,固有环肥燕瘦之语(杨贵妃名玉环)。 后有人据此说,杨妃极喜此三诗,时常吟哦,高力士因李白曾命之脱靴,认为大辱,就向杨妃进谗,说李白以飞燕之瘦,讥杨妃之肥,以飞燕之私通赤凤,讥杨妃之宫闱不检。 但这种说法遭到很多学者反对。 这些学者认为:李白诗中果有此意,首先就瞒不过博学能文的玄宗,而且杨妃也不是毫无文化修养的人。

据原诗来看,有明显的抑古尊今之意。

  第三首,从仙境古人返回到现实。

起首二句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倾国美人,当然指杨妃,诗到此处才正面点出,并用两相欢把牡丹和倾国合为一提,带笑看三字再来一统,使牡丹、杨妃、玄宗三位一体,融合在一起了。

由于第二句的笑,逗起了第三句的解释春风无限恨,春风两字即君王之代词,这一句,把牡丹美人动人的姿色写得情趣盎然,君王既带笑,当然无恨,烦恼都为之消释了。

末句点明玄宗杨妃赏花地点──沉香亭北。

花在阑外,人倚阑干,十分优雅风流。

  这三首诗,语语浓艳,字字流葩,而最突出的是将花与人浑融在一起写,如云想衣裳花想容,又似在写花光,又似在写人面。 一枝红艳露凝香,也都是人、物交融,言在此而意在彼。 读这三首诗,如觉春风满纸,花光满眼,人面迷离,不待什么刻画,而自然使人觉得这是牡丹,这是美人玉色,而不是别的。 无怪这三首诗当时就深为唐玄宗所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