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逼近9000亿 6月地方发债提速

本站2019-06-24181人围观
简介 经历了4、5月的低迷期,地方政府发行在6月迎来新一轮爆发。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各地披露的发行文件统计发现,整个6月,全国地方债发行规模将逼近9000亿元,包括大量用于棚改和基础设施建设

逼近9000亿 6月地方发债提速

  经历了4、5月的低迷期,地方政府发行在6月迎来新一轮爆发。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各地披露的发行文件统计发现,整个6月,全国地方债发行规模将逼近9000亿元,包括大量用于棚改和基础设施建设专项债券。

经济运行承压之际,地方债发行提速将成为稳投资的重要引擎。 而另一方面,随着一批规范政策出台,债务风险管控同样是未来发展的关键议题。

  规模创新高  进入6月,地方债发行速度明显加快。 根据公开披露的债券信息,在刚刚过去的一周时间里,全国地方债发行额为3112亿元,此前一周,地方债发行额也达到了2019亿元。   而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1-5月,全国地方债发行规模分别为4180亿元、3642亿元、6245亿元、2267亿元和3043亿元。 相比之下,此前两周的发行规模已经与4、5月整月相当。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未来一周,还将有北京、江苏、陕西、山东、贵州等13个省(计划单列市)计划发行地方债券,发行规模将达到3029亿元。

这也意味着,最终6月全月发行规模将接近9000亿元,有望一举创下2016年7月以来的三年新高。

  根据财政部今年4月发布的《关于做好发行的》,2019年6月底前完成提前下达新增债券额度的发行,争取在9月底前完成全年新增债券发行。

  从目前看,6月底完成万亿元新增地方债发行的已经提前实现。

1-5月,全国新增债券累计发行万亿元,其中新增专项债券8598亿元;发债规模已占2019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万亿元的%,发行进度接近一半,超过序时进度。   而根据往年经验看,6-9月是地方债发行的传统高峰期。

例如,去年7、8月地方债发行分别达到7570亿元和8830亿元。

  发力稳投资  作为稳投资的重要引擎,今年地方专项债的发行速度和发行规模都较去年有了大幅变动。

今年政府工作指出,有效发挥地方作用。

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万亿元,比去年增加8000亿元,为重点项目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也为更好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创造条件。

  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分析指出,“基建托底经济仍是今年政策发力的重点,但由于专项债的发行速度略有放缓,1-5月基建投资增长4%,增速比1-4月回落个百分点”。

  中国财政学会绩效管理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依群则表示,随着地方债加快发行,将为增加财政投资提供必要的财力支撑,对稳投资、保持中国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发挥重要作用。

  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郝磊此前介绍,新增债券资金超过六成用于在建项目,重点投向棚户区改造等保障性住房、铁路、公路、城镇公共基础设施、“三区三州”等重点地区脱贫攻坚、污染防治、乡村振兴、水利等领域重大。

  从各地披露的发行信息看,基建占据较大比重。 例如,北京计划在6月28日发行亿元棚户区改造专项债券,占同期发行规模的%。 同时,山东计划于6月25日发行的债券中,包括了亿元的鲁南高铁建设专项债券。   发债提速之际,各地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在密集上马。 6月17日,广东省一连发行18只地方债券,涉及金额超过600亿元。

同日,广东东莞举行粤港澳大湾区重点项目集中动工大会,涉及30个重大项目,达391亿元。   此外,今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允许部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可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并鼓励金融支持专项债项目。 预计此举将撬动几千亿元甚至上万亿元基础设施建设投资。   瑞银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尽管这对基建投资的直接拉动作用有限,但相关政策扩大了可享受政策支持的地方项目的范围,同时给予地方政府在投资上更大的自主权和。 她认为,这应有助于推动2019年基建投资增速实现5%-7%增长。

  防范债务风险  积极财政加力提效,同时也要做好“铁公鸡”、打好“铁算盘”,严堵违法违规的“后门”。

上述《通知》印发后,有观点认为债务风险管控将放松。   对此,财政部等六部委在联合答记者问中提到,将从合理明确融资标准、严格项目资本金条件、确保落实偿债责任、保障项目融资与偿债能力相匹配、强化跟踪评估监督等五个方面,构建风险防控体系。

  同时,即将于7月1日正式施行的《政府投资》,也将成为防止地方违规举债的“紧箍咒”。 国家发改委孟玮表示,根据要求,政府投资资金都将纳入预算管理的范畴,“先定项目再找钱”的行为将难以为继。 在决策环节上,项目资金等主要建设条件的落实情况成为项目审查的重点。

这意味着如果项目资金没有落实,项目就不得审批。 此外,在建设环节上,政府投资项目不得由施工单位垫资建设。 政府投资项目建设投资原则上不得超过经核定的投资概算。

这些规定有力遏制了“超过投资能力的工程”或者“钓鱼工程”等行为。   不过,PPP研究中心唐川认为,在地方投资管理趋严的政策环境下,未来地方债势必要承担更多的“”职责。   由于我国大部分地区此前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过度举债、隐性债务额度较高的情况,债券结构需要更为科学、精确地配置。

唐川建议,在内提升长期债券发行占比有利于稳定。

“长期债券的高比例配置可以缓解短期不足而导致的还款压力和再融资债券额度配给不足带来的融资压力。 ”  据目前披露的发行计划看,未来一周计划发行的37只地方债券中,10年期及以上的有21只,占比超过五成。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