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私募大佬”徐翔离婚案将在监狱开庭 资产甄别目的困难重重

本站2019-09-08133人围观
简介 “私募大佬”徐翔离婚案将在监狱开庭资产甄别目的困难重重曾经的“私募大佬”徐翔与妻子应莹离婚案将在8月29日于青岛监狱开庭审理。 早前在8月7日,应莹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应莹:关于离婚

“私募大佬”徐翔离婚案将在监狱开庭 资产甄别目的困难重重

“私募大佬”徐翔离婚案将在监狱开庭资产甄别目的困难重重曾经的“私募大佬”徐翔与妻子应莹离婚案将在8月29日于青岛监狱开庭审理。 早前在8月7日,应莹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她称,自徐翔入狱以来,自己承受各方压力,早已精神透支。

最纠结的就是青岛法院对冻结资产的甄别问题迟迟没有进展。 2019年3月,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离婚起诉书》,请求与被告(徐翔)离婚。 该起诉书有四点诉讼请求:1,判令和徐翔离婚;2,判令双方所生之子由应莹抚养;3,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4,本案诉讼费由徐翔承担。

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对徐翔案一审宣判,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获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

上海市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付永生表示,因为此案件复杂且涉案金额巨大,牵涉人员众多,案件难以快速进行资产甄别,而且目前法律对资产甄别期限没有具体规定。

徐翔案发后,其所持有的六家上市公司股票被冻结。 其中,应莹还会参与上市公司和的一些管理事务。 徐翔母亲郑素贞是的实控人,徐翔父亲徐柏良控股的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是的第一大股东。 对于应莹离婚对和的影响,付永生表示,上述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受徐翔案件影响,早已经跌了很多,如果徐翔与其父母签订了代持协议,应莹可以和徐翔等人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那么离婚对于上市公司影响不大。

离婚是为了加快甄别资产8月7日,徐翔妻子应莹突然在社交平台发布了“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下称“该说明”),并首次公开透露,徐翔案发后家庭名下接近210亿元的资产被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资产、家庭成员名下资产以及关联朋友的资产。 而在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决书中认定,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并且徐翔“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 同时判决书中还记载,“将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

”财产甄别问题最终促使应莹选择了离婚。 该说明还透露,早在2017年4月,应莹就向青岛中院申请甄别徐翔案的合法资产,而目前“青岛法院对冻结资产的甄别问题迟迟没有进展”。 因此,通过起诉离婚的方式,应莹希望“青岛法院能够加快速度甄别资产”。

持股上市公司收益下滑根据公开信息,青岛市公安局冻结了徐翔家族持有的6家上市公司股份,分别为()、()、()、()、()、长航油运()。

除是由泽熙投资旗下投资企业持有外,其他公司股份分别由徐翔的妻子、父母和徐翔朋友等代持。 据统计这六家上市公司股价均在2015年处在历史高位,截至目前,累计市值已经蒸发了450亿元。

此外,应莹还提到,她偶尔会参与上市公司和的管理事务。

目前,六家上市公司中仅有公布了半年报。

徐翔母亲郑素贞是的第一大股东、实控人。

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持股比例为%,已被全部冻结。 根据其半年报,合并报表实现营业收入亿元,较2018年同期亿元增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万元,较2018年同期万元减少%。

天眼查数据显示,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泽添”)是的第一大股东,截至2019年3月30日,西藏泽添持有%的股份。 而徐翔父亲徐柏良持有西藏泽添99%的股份。 截至目前,还没有公布半年报,根据其2019年一季报,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下降%;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万元,同比增长%。 近些年的营收情况则不容乐观。 根据其一季报,实现营业收入万元,同比下滑%;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亏损亿元,同比下滑%。 据年报显示,近三年的归母净利润均在下滑,2018年甚至亏损亿元,同比下滑%。

相比之下,的财务数据较为稳定。 一季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下降%;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万元,同比增长%。 纵观其近三年的年报数据,的营业收入均保持在六十多亿元的规模。 一季报显示,实现营收万元,同比下滑%;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万元,同比下滑%。 从近三年的财务数据看,的营收从2017年的亿元下滑至2018年的亿元,下降超17亿元。 长航油运由于触发退市红线,曾于2014年6月5日被退市。

2018年6月4日,长航油运向上交所重新提交了上市申请材料,并获批准重新上市。 而在重启上市的长航油运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已经没有徐翔家族的痕迹。

而应莹离婚对上市公司和的影响,付永生对记者表示,上述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受徐翔案件影响,早已经跌了很多,而徐翔可能与其父母签署过代持协议。

如果签订了代持协议,两家公司表面上是徐翔父母的公司,实际上是徐翔以及应莹的财产。

现在应莹要离婚,可以和徐翔等人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那么此次离婚对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影响不大,对股价影响也不大;如果徐翔父母没有签订代持协议,应莹离婚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应该更小。

来源:巨丰财经综合时报一线(来源:巨丰投顾财富号的财富号2019-08-2909:28)。